同床共枕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醒来看见男人躺在她身边的。

  “宫,宫非寒,你怎么在这?”夏笙暖脱口而出。

  正等着她惊喜的宫非寒,不想却是等来她的惊讶,抬手糅了一把她的脑袋道,“朕不在这,你想谁在这,嗯?”

  夏笙暖看着面前睡足了觉,妖孽到发光,简直要颠倒众生的男人,“咕咚——”的吞了一口口水。

  “一大早的美色当前,皇上想过臣妾的感受吗?”

  “什么感受,嗯?”

  男人勾了勾唇,如同餍足的兽,低低懒懒一句,有着莫名的蛊惑,几缕发丝垂落,一缕阳光打在他的脸上,一张俊脸更妖孽了。

  夏笙暖呼吸一滞,心跳猛的漏了几拍。

  要死了!

  这是哪里来的妖孽,怎么还没有人来收走他!

  甜了甜唇,呆愣愣的道,“臣妾的感受就是,美色当前,想要吃干抹净。”

  男人一听,挑眉一笑,“真想?”

  “真想。”女人呆愣愣。

  男人上下扫了她一眼,“小身板不疼了?”

  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  宫非寒:“……”

  死孩子,谁是牡丹花,说清楚了!

  这女人,不止一次说他是牡丹了!

  “一大早的,满脑子污秽思想,太医说的,不可纵浴过度,快起来。”

  宫非寒拎着她的后衣领,将她提了起来。

  夏笙暖撇了撇嘴。

  她想吃他的时候,他就拿太医的话来搪塞,他吃她的时候呢,怎么就成了狼人,不记得太医的话了?

  空有皮囊的双标狗,哼!

  宫非寒看着她嘟起小嘴的样子,抬手掐了掐她的小脸,“现在要进城,晚上满足你,嗯?”

  “皇上,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,去得太快也像龙卷风,现在想要扑倒你不代表晚上我还想扑倒你。”

  夏笙暖给他一记白眼,一溜下了榻,奔进去换衣裳了。

  宫非寒感觉自己一大早的被调戏了。

  死小孩,这是说他魅力一闪而过,保持不到晚上呢。

  看他晚上怎么教训她,哭也不放过!

  虽然恨不得即时要上榻证明自己的魅力,可是,太晚了,她也该饿了,于是只能放过她,拎起衣裳换了起来。

  夏笙暖就是知道他不会怎样,所以才会日常一皮。

  两人换好衣裳,男人牵着她的手走了出来。

  外头已经体察了无数遍民情盼星星盼月亮的一众人,默默舒了一口气。

  我的大佬,可终于出来了!

  宫倾颜即时扑了过来,一把揽住了夏笙暖,“呜呜呜,夏笙暖,你可吓死我了,你不见的这些时日,我担心得眼睛都瞎了!”

  宫非寒抬手拎起宫倾颜的后衣领,一把将她拎到了一旁,“好好说话,别动手动脚。”

  宫倾颜:“……”

  动一下手脚怎么了,皇兄太讨厌了!

  夏笙暖却是抬手掐了掐她的小脸,“瞎了吗,我看看,哎呀,真的瞎了呀,好丑,嫁不出去了。”

  宫倾颜:“……”

  “不怕,看本仙女点石成金,给你给你一双慧眼吧,让你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明明白白……”

  夏笙暖一边唱,一边小手在她眼前布灵布灵的划过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弃妃,你又被翻牌了!,弃妃,你又被翻牌了!最新章节,弃妃,你又被翻牌了!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