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回来,又不是回来找他的,她有事情要办。

  “对哦,明天有事情,不过没关系,办完事情我就去找师傅。”夏笙暖眯眯一笑道。

  事情很重要,尽孝道也很重要。

  “嗯,不许带烧鸡过来。”

  她非得要来,风墨染只能随她,不过,她每次去兰溪谷,都喜欢带烧鸡过去,弄得油乎乎的,他干脆事前提醒一声。

  “好好好,不带烧鸡,我给师傅做桃花糕带过去。”夏笙暖笑盈盈的道。

  风墨染一听,面上闪过一抹难言的表情。

  怎么还是那么爱折腾糕点。

  她不知道她做的糕点是四海八荒第一难吃么,好好的桃花都被她糟蹋了。

  不过,看着她一小脸兴致勃勃的样子,作为师傅也不好打击她。

  “嗯,不好做太多,为师斋戒。”

  “斋戒有什么要紧,该吃还是得吃,心诚则灵嘛,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。”

  夏笙暖什么时候都有理

  风墨染:“……”

  小丫头不但话多,还能说会道了。

  师徒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静谧的街道上,淡淡的夜色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。

 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,很快便到了宅子门口。

  风墨染身长玉立的站在夜色里,一袭白衣好像散发着淡淡的圣洁光芒似的,温润的眉眼看着面前的姑娘,嗓音清凉如雪,“快进去吧。”

  夏笙暖看着师傅,依依不舍的道,“大晚上的,师傅是要回兰溪谷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师傅不如进来休息一晚,明天再回去?”

  “又犯傻了,你知道师傅不喜繁华闹市的。”

  “也是哦,那,师傅我进去了,师傅明天见。”夏笙暖一边往里慢慢的挪,一边朝师傅挥手。

  “快进去,把湿衣换了。”风墨染低低的催促她一句。

  “知道知道,师傅再见。”

  夏笙暖一边挥手,一边看着外头,一边往里走,没有看路,一脚踢到了门槛上,一头栽了进去。

  还好她身姿矫健,踉跄了几下还是站稳了,没有摔个狗吃屎。

  风墨染笑了笑,轻轻一个闪身,不见了。

  夏笙暖站稳身子,再回头,就不见了师傅。

  “哎,师傅还是来无影去无踪的,明天可不要放她飞机才好。”

  咕哝了一句,跺跺脚道,“妈的,好冷!”

  裹着披风,小旋风般奔了进去。

  风墨染站在上头的屋檐一角,看着她小旋风般卷进去的身影,清凉的眉眼染上了淡淡的笑意,直到她完全消失在了院子里,这才闪身离开了此处。

  温定北和司野在不远处的屋顶上练剑,全程目睹师傅被一个俊美至极,看着就让人如沐春风的白衣男子送了回来。

  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别,末了,白衣男子还上了屋檐,偷看师傅。

  两人一下停止了练剑,对看一眼,异口同声的发出了哀嚎,“师傅有狗了,有新狗了!”

  无心练剑,两人齐刷刷的踏着屋檐飞了回来。

  飞回来的时候,师傅已经不在这边院子里了,回了那边厢房。

  大晚上的,男女有别,两人也不敢去那边找师傅,于是一颗心就像被猫挠似的,挠得他们俩团团转,在花园里疯狂暴走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弃妃,你又被翻牌了!,弃妃,你又被翻牌了!最新章节,弃妃,你又被翻牌了!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